FANDOM
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43L754iMmkI

碧娜鮑許

1976年六月,碧娜鮑許改編演出布萊希特和威爾的七宗罪,此作才讓他超越現況,在這之前的作品,仍然該歸屬於現代舞之列

鮑許有獨特的方式演出改編布萊希特的《小市民的七宗罪》

這部的故事本來是關於一對姊妹,名字同樣名為安娜,他們為了一個夢想「在路易斯安那州蓋一棟小房子」而努力走片美國大城市去賺錢,其中一位,安娜2以舞蹈的方式,飾演妓女出賣肉體,而安娜1,則是以歌唱的方式飾演頭腦清醒冷清的歌曲,試圖排除他妹妹腦子裡不切實際的想法。

這位編舞家不只以獨特的方式詮釋這齣劇,甚至沒有遵循布萊希特的舞台指導說明與考量去做,並沒有把這兩個安娜的故事當成走上歧路的教科書,甚至說教的成分非常少,那種不幸的迷惑感被完全排除,對於妓女安娜來說,他在一個由總是穿著莊重的深色西裝充場面的男人所主導的世界中,安娜唯一的選擇即是廉價出售自己僅有的財產-性別

同時期左右,一個改編自史特拉文斯基的舞作,春之祭,是被視為國際劇中最重要的一支舞作,這部作品,本是歌頌春意,但是鮑許卻不這樣認為,將觀點放在可能判定死刑的獻祭情節上,劇中充滿恐懼、同情,卻同時也帶有情欲與性慾。

碧娜鮑許2

在劇中的紅布是一種死刑般的茫然,由一位女舞者傳給下一位,直到他傳給最後一位,所有人接著圍觀他,凝視這位女舞者瘋狂激情地狂舞抵抗致死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當這位女舞者在與死亡搏鬥時,身上的透明紅衣從上身華夏一半,裸露辦胸,此舉動被看首演的觀眾可能認為是不太好的舞台意外,但在後來的演出中,證明了這是增加戲劇張力的輔助設計,他們認為那件紅衣的落下純屬偶然。

鮑許後來也表示,這種方式能夠增加他想表達的戲劇性效果,這多少也顯現出鮑許的幽默個性


在貞潔傳說中,先前碧娜有個舞作叫做詠嘆調,地上鋪滿了水,並且有河馬在舞台上,而貞潔傳說則是變成了冰,幾隻嚇人的鱷魚代替了河馬,在表演者與觀眾之間彷彿成了另外一種橫溝。


早已不再遵循劇場習俗的碧娜,他以全新的觀點去鄙視生活的習俗慣例,不再關心一般的舉止、禮貌、品味等,貞潔傳說中有大量的性暗示和裸露、言語的性愛。


但這部同時也因此不受到大眾青睞,過多的性暗示和難解的劇情。


很多人會提到碧娜的女權主義傾向,在大量的劇作中透過諷刺男人、男性霸權等方式,但碧娜提及此事時,他卻說


「我並非只是想解放女性,而是解放全人類,這世界有一半的人靠著另一半人存活,解放女性不就等同於解放男性嗎?」


幕勒咖啡館是並列於春之祭,碧娜最重要、演出改編最多次的一齣劇,重複,就是這齣劇的主題。


碧娜的很多舞劇並非是縱向發展,不是一條時間線往前,無限延伸,而是由內到外,從內部的核心觸及到越來越遠,但卻沒有明確的劇情和指示,透過日常的生活、重複、機械式的動作,不斷重新拼貼的動作,我想這也是碧娜的舞劇,一個很大的魅力


也就是所有人都看得懂,所有人都會感受到那種恐懼、愛欲。


班德琴是一部探戈舞劇,這當時發生的趣事


真正了解探戈的內涵,這是對他最大的讚美


當時鮑許在創作這齣劇的時候,他不斷的去詢問舞者、去挑戰舞者….


鮑許:「腳步經常從其他地方而來,決不是來自腿部。我們在動機中找尋動作的源頭,然後我們不斷地做出小舞句。」


「以前我以為問題是由動作開始,而現在,我直接從問題下手」


康乃馨這齣劇曾在印度上映時造成暴動,當時演出到一半,印度教徒開始因為劇情中過於裸露的性愛開始暴動,使當時碧娜不得不親自中斷演出,將燈關掉,而當時他說「那是他和舞者感受到有死亡的恐懼」


每次演出大概會損失的幾百朵,在舞台背景有幾隻德國獵犬在巡邏,他們皆被訓狗師

用繩子拉住


它們被要求要有護照,而舞者必須做出謙卑的樣子才能得到護照,也有階級之分,


而有四位特技演員用紙箱建造一個軟軟的基層,他們要從鋼架上做危險的空中翻跟斗,跳入那個基層中,卻被一位稚齡的少女阻擾,但他並未成功的阻止它們的舉動。


最後,舞團的每一位舞者來到舞台前面,告訴觀眾為何自己成為一名舞者

除非特別說明,社區內容使用CC-BY-SA 授權許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