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陽光劇團

Théâtre du Soleil

「人性是美好與惡魔共存的。」

「有人知道如何推動惡魔,有人知道如何抑制惡魔,但不論如何,在簡單的人與人的相遇中,還是會有單純的美好與快樂存在。」

「劇場應該讓人感到行動的慾望」

1.創辦人:穆努虛金(Ariane Mnouchkine)

2.1964 年成立,名字取其光亮明朗、溫暖活力之意

創作方式:

1.1968 年 5 月後,眾人討論決定創造一種沒有劇作家的表演,參與表演者皆是劇作者。演員在導演的帶領下,以即興喜劇與即興表演及集體創作表演戲碼。

2.「空的空間」: 具有唯一 (unique)、純淨(pur)特性,呈現「巨大的空」(un vide splendide),同時能夠充份呈現與演員身體表演相關的元素,除了是一個以演員身體現身的空間;更是一個建構觀眾與演員密切互動的空間場域

3.是一種長期計畫-游牧流,與其說是學習更偏於交流與分享。

*補充:

*1968年五月在法國巴黎發生大規模學潮,導致全國性的大罷課罷工事件。是為了在巴黎發起反越戰示威抗議,約六萬人走向街頭,政府卻以武力強行驅散造成更多工人與學生上街遊行示威抗議,變成難以收拾的場面。之後,一批學生陸續加入學運,並組織研討會,辯論各種文化議題。他們更在街頭載歌載舞。顯然,一種文化革命緊接著出現。

*陰性書寫:莫努虛金跟西蘇兩人在八零年代後開始密切合作,西蘇的陰性書寫觀念源自於1975年的經典文章<梅杜莎的笑聲>,強調女性必須書寫自己,並透過兩種方式書寫,一是返回自己的身體,二是爭取女性的發言權。

風格:

1.採集體創作,靈活轉換東方戲劇表演元素,從導演、劇作家、演員、音樂、服裝化妝至舞台設計,集體創作完成批判時事關懷社會內省人性的戲作。

2. 她認為劇場是「時事之家」(Maison du présent),必須忠實呈現時代時事的困境與挑戰。

3.八○年代中業後,風格轉向政治社會時事批判與人道關懷。

4.強調劇場無國界,例如在台藝大有開創工作坊。

領導方式:

陽光團員每天一起工作超過十幾個小時,一起集體創作,大家輪流下廚,輪流推舞台道具。在她的團裡每個人都平等,不管是演員、技術人員、行政還是助理,團員在創作上都擁有相同的發言權。因為,她認為「每個人工作不同,但責任是相同的,彼此的信任很重要。」

在體制外還能創造出不一樣的劇場

1.創作方式/順序:

(1.)即興創作,參與表演者都能是創作家

(2.)創作順序不是先有劇本,而是從眾人討論中擷取可行部分→原創性

2.討論方式:

無論是什麼身分的人都能加入討論→平等工作

3.風格:

(1.)演員與觀眾沒有限制劃分、隔閡,觀眾可以跟演員零距離的互動

特殊的創作系統:

1.來自左翼、社會主義式的思考跟行動,就像是一支強大而團結的軍隊。

2.交流方式:始終認為劇場無國界,與其說教學不如說偏向交流、共享

3.劇場的重要價值:努力、汗水、友情

兩部原創的著名代表作

1.<浮生若夢>

2.<未竟之葉>:電影感相對強大,故事結構也較紮實 ,劇本繁複又精采,將階級(富有與窮人、文明與野蠻、帝國與殖民地)、理想、愛情、電影、人生等議題全部包覆,以古諷今,諷刺的既是1914年的社會亂象,也是我們現正身處的時代。 

《未竟之業》裡的烏托邦夢想始終未能實現(不管是現實或劇中劇),但只要燈塔仍在(樂觀與希望與勇氣與理想),即便只剩一盞微弱燈火,也有著指引人類走出黑暗、對立、貪婪的力量。

以戲關懷人性,「相信」才能創造各種場景。一切都必須透過演員的眼睛勾勒出來。演員真心看到,觀眾就會看到,如果演員假裝看到,觀眾就什麼也看不見。

Let yourself go. Sometimes, the character comes.

除非特別說明,社區內容使用CC-BY-SA 授權許可。